小龙女 发表于 2016-5-25 14:26:39

到过西藏的人醉在眼前,没有到过的人醉在心灵

西藏,是一个永远都说不完的梦境。有人说它壮美,还有人说它雄伟;有人说它纯净,还有人说它神秘。到过西藏的人醉在眼前的梦幻里,没有到过的人醉在心灵的梦幻里。如果从太空遥望,你能看到这里是"世界屋脊"和地球在太空的第三个支点;如果从高空俯视,你能看到这里峰岭相连,苍山如海,嵯峨顶际雪光晶莹,江河细如丝线,缝缀在山脊深邃的阴影里;如果站在高山之巅往下看,碧蓝如水的晴空下一片冰雪苍茫,黄绿的草原连着天和地,星罗棋布的碧蓝湖泊和点点白云般的藏绵羊群散布其间;再如果,你深情地拥抱着这块神奇得近乎神话的土地用心去看,你能看到什么?那是藏东郁闭的原始森林,藏南深切的河床峡谷,藏西广袤无垠的荒漠无人区和藏北一望无际的大草原。那是拉萨河谷的村落农田,那是纳木错畔的玛尼石堆,那是米拉山口的风马旗,那是山南历史的沧桑图卷。那是古格王朝的彩画和废墟,那是披着夕阳晚归的牧人,那是雅鲁藏布的峡谷,那是阿里荒原的狼嚎。西藏,这个被渲染着且将继续被渲染,被诠释着且将继续被诠释的西藏。我们究竟能看到什么呢?把梦枕上雪域高原,一起开始这个做不完的高原梦吧!每每提到西藏,我们总会联想到那些震撼人心的场景:喇嘛们静坐于幽暗的酥油灯下思索佛陀的教诲,朝圣者冒着严寒和风雪朝着圣域拉萨磕着等身长头,襁褓中的婴儿在诵经中接受活佛的摸顶赐福,手持转经筒的老人拖着夕阳的余晖围着神山圣湖转山朝拜……暴风雨来临的时候,经幡还在山口飘荡,这是藏民精神世界和神灵世界交流的媒介;寒冷的清晨,大昭寺和扎什伦布寺的寺门还没敞开,长跪磕头的藏民已经挤满广场的水泥地;在山水草木虫鱼鸟兽一切生灵面前,"嗡玛尼呗咪哞"六字真言是全部的声音,一种原始纯粹的声音……面对那一张张被高原紫外线雕饰过多的脸,面对他们雪山般清澈纳木错样晶莹的双眼,你只能震惊,直指心灵的宗教为无根的灵魂铸建了风雨中歇脚的小屋。当我们拖着沉重的肉体被痛苦、绝望、悲伤和迷惘困扰在尘世之网中时,西藏和西藏的人们正静静地仰望着那圣殿的图腾诵经祷告。在西藏,你应该用心去看,用心去听,用心去诵,用心去嗅,用心去走,你才能看到古老宗教的支流汇聚着释迦牟尼、莲花生、宗喀巴、松赞干布的身影流入藏传佛教的海洋,这是人与神的世界。有人问我:什么最能代表西藏?我一时语塞。是布达拉宫,那标志性的耸立山巅的红白相间的雕楼式建筑?是大昭寺和八廊街,这两个西藏人眼中最"拉萨"的地方?还是神山圣湖美丽景色,那些上苍洒落人间的珠玉翡翠?西藏,一个匆匆的游客带走的无非是一袋石头,一声鹰的鸣叫,一片西天的夕阳。留下的却是满山岗、满大路、满寺院的脚印,和对整个古老民族的灵魂的守望。是的,有了人的西藏才是西藏,有了藏民族的西藏才是扣动灵魂的西藏。八廊街的老阿妈转动着岁月的经轮,青藏线的朝圣者用身体丈量到圣地的距离,桑耶寺佛学院的年轻僧人露了红袍一角笑着转身而去,羌塘草原帐篷里的孩子奔跑在清晨太阳的光辉里。雪域高原养育的藏民族,吃着糌粑,喝着酥油茶,迎着呼呼作响的风马旗献上洁白的哈达。他们唱着天籁般的牧歌,跳着动人的锅桩舞,喝酸奶过雪顿节……什么是西藏?她是镜子里的卓玛,他是风中的扎西,他是佛铃下的强巴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到过西藏的人醉在眼前,没有到过的人醉在心灵